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扫把星 > 第1120章 ?养儿一百岁,长忧九十九

第1120章 ?养儿一百岁,长忧九十九

迪巴拉爵士创作的《大唐扫把星》, 第1120章 ?养儿一百岁,长忧九十九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“货物转运需两日。”

    随行的管事不断送来消息。

    “市场的商人在叫骂,说当初不许他们采买咱们的货物,如今好了,鸡飞蛋打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崔晨看了平静喝茶的卢顺珪一眼,暗自生出了钦佩之意。

    卢顺珪的名气不小,但很奇怪的是他竟然没出仕。

    崔晨坐观了卢顺珪的手段,颇受震动,觉得此人若是出仕,宰相之才不消说,出将入相才是对他最合适的评价。

    卢氏为何藏着这等大才而不让他出仕?

    崔晨好奇,但知晓这是卢氏的秘密,旁人不得打探。

    士族经过了数百年的发展,外表看着高大上,可内里龌龊事儿却不少。谁敢去打探就是死敌。

    想起崔氏内部的那些事儿,崔晨也难免唏嘘的想到了崔建。

    崔建的才华不算差,但就是因为父亲去得早,亲近的人少,无人给他撑腰,所以科举出仕后无人帮衬,只能凭着自己的能力一步步的爬上来。

    这便是放羊,把一些没指望的子弟丢在宦海中浮沉,家族不不搭理。多年后谁能爬起来,家族就会换个脸嘴,把他当做是核心人员来栽培帮衬。

    这便是亲疏的界限,有的使用才华来划分,但更多是用背景来划分。

    外面有的龌龊事儿,士族内部一点都不少。

    都是人呐!

    崔晨唏嘘着。

    “此次贾平安功败垂成,反而带累皇帝吃了坏名声,他会如何?”王晟提出了这个问题,“莫要小觑此子,这些年来他的手段让士族吃了不少亏,上次更是不要脸,让崔建把士族伪造政绩的官员写出来,令自家表兄*,我等家族因此损失十余官员。”

    崔晨说道:“货物都没了,他难道能凭空变出来?”

    卢顺珪说道:“他能有何手段?”

    卢顺载说道:“二兄,此人谋划深远,一环扣一环,如今被你打乱了一环,却是难以为续了。”

    卢顺珪并未自矜,淡淡的道:“且观之。”

    “阿郎。”

    一个随从进来,“贾平安以户部的名义召集长安商家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卢顺珪轻声道:“他把商家请了去,能如何?补钱让商人们降价?此举倒是有趣,不过会亏空不少。窦德玄能吃了他。不过这也是目前唯一的手段,好歹先把百姓的怨气消散了再说。中规中矩,有趣。”

    崔晨说道:“咱们可能去采买?”

    卢顺珪摇头,“他是官,百骑一旦出动,咱们的人就逃不了,到时候贾平安翻脸,你觉着他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卢顺载说道:“他会广而告之,说士族和百姓争利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希望咱们的人混进去采买。”

    卢顺珪淡淡的道:“可老夫怎会让他如意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日长安有头有脸的商人都来到了户部。

    窦德玄蹲在值房里喝茶,顺带欣赏刚得的一幅字。

    贾平安坐在对面,“窦公,谁的字?”

    窦德玄警惕的看了他一眼,“老夫的,怎地?老夫的你也要?”

    “要啊!”

    窦德玄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夫没你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要脸作甚?”

    二人调侃一番,商人们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夫就不出去了。”窦德玄说道:“你弄出来的祸事,你自家收拾,老夫就帮衬一把。”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其实这是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窦德玄冷笑,“你最喜挖坑埋人,可此事却无可奈何。商人逐利,你难道还能让他们心甘情愿的降价?若是你敢强迫他们,回头皇后能把你吊在宫中毒打。”

    “夏虫不可语冰。”

    此刻外面有些嘈杂,贾平安起身出去。

    百余商人站在庭院里,外面还有不少。

    见到贾平安后,众人渐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赵国公来了,谨慎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逼迫咱们降价?”

    商人们警钟长鸣,时刻准备婉拒。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做生意该如何做,我想没个定数,每个成功的商人都有自己的手段,譬如说薄利多销……”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赵国公要开始了,大伙儿小心!

    众人的心中警钟长鸣。

    “譬如说独家手段,譬如说女伙计漂亮,什么豆腐西施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禁轰然一笑。

    贾平安微笑道:“我原先也做过生意,后来懒了,就把生意交给了家中的女人,不是大事不管。”

    贾氏的生意可不小,一个长安食堂如今依旧是长安饮食界的龙头,茶坊堪称是日进斗金,而酒坊挣钱也不少。

    有人说贾氏有这三门生意就足以让贾平安成为大唐首富。

    有人还算过,说贾平安早就是大唐首富了,只是此人不肯炫耀,所以一直不为外人知晓。

    “如何做生意,我想我还是有些经验,今日便与诸位探讨一番。”

    大唐首富要传授生意经了,众人赶紧收敛心神。

    小贾这是何意?

    值房里的窦德玄猜不到,顿时茶水也不香了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手段,要紧的就是一条,广而告之,让自家的生意,自家的货物广为人知,可对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第一个共识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轻松一笑,“譬如说陈家的葫芦头,店铺竟然在坊中……”

    时至今日,原本坊中不得做生意的规矩渐渐松弛,老百姓想挣钱的心思远比官吏们压制商业的心思更为炽热。

    “因为担心被抓,所以陈家的生意躲在了曲巷中,不为人知。可陈家的葫芦头味道好,这一传十十传百的,竟然广为人知,于是顾盈门,这便叫做酒香不怕巷子深。”

    赞!

    商人们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酒香不怕巷子深是一回事,可若是酒香巷子还不深呢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很有趣。

    “若是人人皆知呢?”

    贾平安抛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想来陈家的生意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这是必然。

    “长安城中有多少商人我数不清,我都数不清,百姓如何能数得清?他们如何知晓自己最想买的货物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广而告之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说到这里,商人们已经是心痒难耐了。

    “赵国公,可是有何手段?”

    “还请赵国公赐教,若是能成,回头给赵国公弄个牌子,早晚三炷香供奉着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满头黑线,“该如何广而告之,这个问题各家都有手段,但最多见的还是吆喝,令大嗓门的伙计在门外吆喝,某某家的馎饦最美味,某某家的家具最坚实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这手段高明啊!”

    “老夫出了大价钱,这才寻了个嗓门大的伙计,每日他一吆喝,周围的商户都想骂人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笑了笑,“酒香也得要吆喝,这个想法不错,可在我看来,这等手段太粗糙,不,是太低级了。”

    商人们情绪瞬间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赵国公难道还有好法子?”

    “是啊!若是有,老夫洗耳恭听!”

    “老夫经商数十年,走南闯北,这广而告之的手段也见识了不少,却发现就这等粗糙的手段最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当年华州竹器刚进长安时,那吆喝可是震动了长安城。什么大减价,大减价,大姐不嫁二姐嫁。走一走,瞧一瞧,华州的竹器最出挑。两文钱你买了不吃亏,两文钱你买了不上当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过路过、机会别错过。”

    “全场清仓处理。”

    那个老人问道:“敢问这些可是赵国公当年的手段?”

    贾平安点头,问道:“如今他们喊什么?”

    自从进了百骑后,他就渐渐和华州竹器那帮子人脱钩了,这些年更是没见过面。

    老人说道:“好像是喊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商人说道:“如今他们喊的是华州遭灾,大家要回家救灾,清仓处理……最后三日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去年就写着最后三日?”

    “对,一直到今年,还是在吆喝最后三日,什么机会难得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捂额。

    丢老子的脸啊!

    “吆喝只是最低级的一等广而告之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我想了个法子,譬如说你是卖胡饼的,就在包胡饼的油纸上写着店铺的名称和地址,你是卖首饰的,就在盒子的外面写着店铺名和地址……换而言之,一切商品都能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店铺名和地址,有人问何处买来,无需说什么东市某处,只管看着上面的名字地址来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妙啊!”

    老人说道:“早些也有人如此,不过只是写着店铺的名字。加上地址却不同了,这便是广而告之。”

    这只是最简单的手段啊!

    有人问道:“可这等手段能引来的人也有限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有限。”贾平安笑眯眯的道:“可若是无数人买了你的货物,带回去之后,又会传给更多的人,那样如何?”

    老人不解,“可如何能令无数人来采买我等的货物?”

    “事情不大。”贾平安说道:“若是想让无数人来采买货物,唯一的法子便是降价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众人默然。

    老人说道:“若是如此却是个好法子,可如何能令无数人前来?”

    这才是最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我和窦公筹划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老夫不知啊!

    小贾这是想坑老夫呢!

    窦德玄想起身,想想又作罢。

    “罢了,此次算了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过一阵子就是三月三,户部准备在东西市组织一批商户参与此次活动,但凡参与的必须大减价……”

    商人们的脸上多了不豫之色。

    窦德玄捂额。

    小贾这是想作甚?

    无用的!

    “但凡参加的商户都会得到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三月三。”

    商人们的眸中多了光亮。

    这是独门啊!

    一旦拿到手,这便是一种资质。

    若是能让百姓都知晓,那就赚大发了。

    “一次降价你等觉着会亏,可后续带来的源将会把这些亏空填平,你等赚大发了!”

    商人们躁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商人问道:“可如何能让百姓知晓?”

    “户部会在坊市大门处张贴告示,广而告之此事。”

    窦德玄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户部的告示,三月三大减价,百姓动心……去了东西市,看着有户部牌子的就进去,随即蜂拥采买……”

    “采买完了,若是觉着好,若是喜欢,就可通过留下的店铺名和地址再去采买……还能传播出去。”

    窦德玄霍然起身,“这是数百商家集体大减价,能引来无数人……妙啊!”

    贾平安看着兴奋的商人们,矜持的问道:“谁想退出?只管说。”

    谁特么想退出?撒比才退出!

    一时的亏损换来的是广而告之,换来的是无数源。

    谁特娘的会退出?

    里面的窦德玄赞道:“小贾的手段果然是发前人所未发,妙不可言呐!老夫看他就算是不为官,凭着经商也能震动朝野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西市忙碌起来了。

    户部的官吏频繁进出,那些商户堆笑相配。

    “不许虚标,不许明降暗升。”

    户部的小吏警告道:“一旦被人投诉,东西市就会来核查,但凡核实了,重罚。记住了,赵国公说了,要罚的那些弄虚作假的商家苦不堪言,悔不当初!”

    商人满头汗,“不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等小吏走了之后,商人苦笑,“老夫本想明降暗升的,可没想到赵国公竟然知晓这等手段,哎!”

    有人疑惑,“赵国公怎地知晓这等手段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世那些挂着厂家关门,厂家破产,清仓处理,最后三日……等等招牌的店面,刚开始众人趋之若鹜,可渐渐的大伙儿发现不对劲……

    *!

    你不是说最后三日吗,怎地过了三十日还在?

    这等手段刚出来时颇为犀利,很是吸引人,等三日一过,一切*大白。

    “这等手段适合那等游商用,这里卖一阵子,那里卖一阵子,无需担忧被人揭穿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被揭穿也无事吧?”王勃说道:“游商换一个地方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,越发的聪慧了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少年越发的不同于历史上的那个棒槌了。

    那个棒槌为了装比可以得罪天下人,但自己却没有承担后果的能力,所以最终落水而去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棒槌却犀利了许多,也刻薄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先生,若是那些家族遣人来大批采买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,也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此事户部盯着,东西市盯着,还有恶少盯着,但凡谁敢弄鬼,这便是送把柄,作死。那卢顺珪行事果决,不会犯这等错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很自信。

    “阿耶!”

    老二跑了过来,看着就是委屈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贾洪抹泪,“阿耶,阿娘说我好欺负,以后会难过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贾洪爱自己的父母,所以很伤心,“阿耶,我好委屈。”

    王勃轻声道:“先生,二郎是软弱了些,就怕以后被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叹息,“你阿娘只是哄你呢!二郎最是孝顺,阿耶和阿娘都欢喜。”

    贾洪抬头,“真的?”

    贾平安笑道: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他笑的是如此的真挚,如此的纯净,让王勃也呆了一瞬。

    他从未见到先生这般温柔过。

    贾洪揉揉眼睛,“那我错怪了阿娘,阿娘好委屈,阿耶,我去哄阿娘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贾洪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王勃说道:“先生,二郎太过单纯了些。这个世道单纯的人没活路,不是被人坑害,就是被人糊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有的人看到老实人不是说欣慰,而是鄙夷,随即想着如何能哄骗他。”贾平安说道:“不过我不担心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王勃不解。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我觉着自己能再活四十年以上,二郎十余年后成亲生子,四十年后他的孩子也该二十余岁了,若二郎还是这般,我在临去前会留下交代,二郎家中让长子做主。”

    王勃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便是父亲吗?”

    王勃想到了自己的父亲,一时间不禁痴了。

    王福畴每月的钱粮都花销的干干净净的,看似没有规划,可那些钱花哪去了?

    在王家吃第一。

    只要有钱,王福畴总是会给孩子们买最好的食物、他认为对孩子们最好的食物。吃饱了才能考虑其它。接着便是穿着。王福畴担心孩子们出门觉着丢人,就给他们买上等的布料做衣裳,自己穿的和难民似的。

    最后就是买书。

    王福畴认为人一生中最值得购买的货物便是书籍。

    书籍能带给人知识,能让人和先贤隔着时空对话,能让孩子们增长学识和见闻。

    所以但凡还有余钱,他都会拿去买书。

    一家子若是无事,最大的乐趣就是坐在一起看书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原来,这就是父亲吗?

    贾洪一路跑寻到了母亲。

    卫无双正在看账簿。

    贾平安做了甩手掌柜,苏荷又不乐意管事,于是家中的事务都落在了卫无双的身上。家中事,外面的两个田庄,以及生意等等。

    这些事儿换做是后世,加起来好歹也能算是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ceo。

    卫无双从刚开始的生涩到现在的游刃有余,其间付出了无数心血。

    “阿娘!”

    卫无双闻声抬头,见是贾洪,就问道:“二郎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贾洪走近,抬头看着卫无双,严肃的道:“阿娘,你委屈吗?”

    卫无双愕然,“阿娘为何会委屈?”

    除非是卫无双无法解决的大事,否则贾平安一般不会干涉卫无双的事务,这是尊重。

    有了家主的尊重,卫无双才能杀伐果断,不论是家中还是田庄,或是生意,没人敢不尊重她。

    所以她不委屈啊!

    卫无双笑道:“二郎这是为何?被谁欺负了?”

    贾洪吸吸鼻子,“阿娘,你说我以后会被欺负,阿耶说你是哄我呢!阿耶还说你喜欢我,阿娘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卫无双柔声道:“是真的,阿娘最喜欢二郎了。”

    贾洪欢喜的道:“那阿娘你若是委屈了就告诉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卫无双良久说道:“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