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扫把星 > 第1123章 君臣之间的交易

第1123章 君臣之间的交易

迪巴拉爵士创作的《大唐扫把星》, 第1123章 君臣之间的交易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“天下之大患在于贵人!”

    曲江池里,上官仪喝多了在狂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兜兜和王蔷正在城外的一处别业里。

    今日的主人是她们一个手帕交,接待她们的地方是一处水榭,里面坐着的全是少女。

    兜兜很王蔷坐在一起,二人先品尝了小菜,很是清爽。

    “厨子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兜兜一脸自信。

    边上的少女问道:“兜兜你难道是美食家?”

    王蔷说道:“你想想炒菜是谁弄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少女恍然,“对了,想来贾家厨子的厨艺能独步长安城吧,兜兜,何时请我们去你家做?”

    嗯……

    兜兜在皱眉想,“我很想的啊!只是你们不上课吗?”

    “上课?”

    “是啊!我每日都要上课,今日上巳节,这才放了一日的假。不过……”兜兜想了想,“要不我告假一日,专门请你们去做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众人都欢喜应了。

    “都说赵国公家看着不起眼,可内里却颇有玄机,我一直想去看看。对了兜兜,可能见到赵国公?”

    兜兜点头,“阿耶在家就能见。不过你见阿耶作甚?”

    少女微笑,“传闻赵国公文武双全,杀人不眨眼之余,还能作出最令女儿家动容的诗赋,我便想见见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明日吧。”

    兜兜很是大气的答应了,但却担心阿耶不给假。

    “定然会给的。”王蔷给她分析,“你都许久未曾在家请了,赵国公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,只管说。”

    嗯!

    那就明日。

    兜兜想清楚了,就放开吃喝。

    “兜兜可要喝酒?”

    主人家李钰来了,满脸通红,“我刚才好忙,被那些妇人抓住问话,多大了,读了什么书,可会针线,可会安排饭菜……我真是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喝酒。”

    兜兜很坚定的道:“阿耶说了,十八岁之前不许我饮酒,十八岁之后可喝一些淡酒果酒,不过不可醉。”

    “曲江池可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侍女进来,“方才赵国公一番话,说什么……王朝兴替的缘故,好些人叫骂呢!”

    兜兜一愣。

    王蔷说道:“赵国公定然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李钰起身,“我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兜兜鼓着脸,“定然是坏人在说阿耶的坏话。”

    李钰去了许久才回来。

    “赵国公说王朝兴替的缘故就在于执政者的*坐在哪里。坐在贵人一边,王朝衰亡不可避免。坐在天下人一边,王朝兴盛延绵……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一群少女孩哪里懂这个。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,咱们也算是贵人吧,这么说来,赵国公是希望朝中做事时多照顾百姓?那咱们呢?”

    有人提出了质疑。

    兜兜恼了,“咱们不缺吃不缺穿,就不能收敛些吗?”

    那少女看着她,“为何要收敛?自家的钱财为何不能自在的用!”

    兜兜说道:“可那些钱财都是自己挣的吗?”

    少女点头,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都干净吗?”

    兜兜很坚定的问道:“可有民脂民膏?”

    少女点头,“都是凭本事挣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少女低声道:“你家弄了许多田地呢!”

    少女恼火的盯着她,“你说什么?那些田地都是阿翁他们挣来的。”

    兜兜单手托腮,失去了和她争辩的兴趣。

    少女却被她的态度激怒了,问道:“贾氏难道就没有民脂民膏吗?”

    兜兜闻言直起身体,认真的道:“贾家有两个田庄,一个在新丰,一个在城外,每年产出的粮食除去留给家中吃之外,全数捐给了养济院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耶说人可以富贵,但不能娇贵,奴役人的事贾家不能做。所以在家中就算是仆役也有尊严,阿耶不许谁无故喝骂仆役,不许折辱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不禁愕然,“这是做好人!”

    兜兜叹气,“不是做好人,阿耶说真正的人,无需通过欺负同类获得优越感。人长了双手便是用来做事的,自己洗衣裳不会被累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洗衣裳?”

    少女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兜兜点头,“大件是她们洗,不过小件的都是自己洗。还得……嗯!隔一阵子还得去厨房为家人做饭,学习厨艺。”

    一群贵女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岂不是白富贵了?”

    兜兜摇头,“我能花钱呀!我有许多钱。也没人欺负我,如此就够了,还要怎样?”

    贾家的日子……水深火热啊!

    贵女们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每日还要跑步,还要读书,忙的不行,你说的富贵要如何?让人恭谨的侍候自己,不用做事吗?可阿耶说不做事的人都是米虫呢!我不做米虫。”

    少女恼火的道:“贾兜兜你胡说!”

    “我没胡说!”兜兜很认真的道:“不行明日去我家作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兜兜回到家中,把事情说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,不过需要你自己安排谋划如何接待那些人。”

    卫无双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兜兜很欢乐的去寻了云章,谋划如何接待自己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,首先要定地方,其次要准备玩的,她们喜欢玩什么,家中好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定然是在后院的,大兄去读书,就没了男人,不必忌讳。”

    我不是男人?

    窗外贾平安愤愤飘过。

    “郎君呢?”

    “阿耶就是阿耶呀!”

    贾平安瞬间平复了心情。

    “好些人说明日想见阿耶呢!”

    一群小罗力,见个啥?

    贾平安溜达去了前院。

    “郎君。”

    王老二自从成亲后,整个人都变了。从原先的洒脱不羁变成了现在的稳重。

    婚姻对于男人而言果然就是二次进化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,说郎君此番言论大逆不道。”

    “大逆不道……谁是大唐的掘墓者,他们知道的一清二楚,我说出了掘墓者的身份,他们恼了。”

    王老二说道:“郎君,陛下那边可会恼火?”

    “除非是蠢货,否则帝王的对手永远都是贵人,他们知晓王朝的病根是什么,但却不敢动弹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只因贵人们与王朝纠缠在了一起,若是动了贵人,帝王也是切肤之痛。堪称是壮士断腕,而且风险极高。没几个帝王有这等魄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贾平安说的?”

    李治依旧看不清人,但今日头痛好了些。

    “王朝之害在于执政者坐歪了*?”

    李治的脸上带着讥讽的笑意。

    武媚和太子都在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武媚说道:“平安出身于农户之家,从小就贫苦。而那些贵人们骄奢淫逸……”

    李治摆摆手,“你以为朕会说他荒谬?”

    难道不是吗?

    王忠良觉得真的荒谬。

    李治虽说看不清东西,但却仿佛看到了他的神色,“王忠良说说。”

    王忠良一个哆嗦,“陛下,奴婢以为……贵人天生就是贵人,自然该享福。”

    李治问道:“为何是天生的?”

    王忠良楞了一下,“贵人不是天生的吗?奴婢当年在家中时,曾有贵人路过,看着那些贵人,奴婢觉着他们便是神灵。”

    李弘眯眼,知晓这便是阶层对立。

    李治皱眉,“进宫多年,你难道还是这般认为的?”

    王忠良点头,“奴婢看着宫中的贵人,就觉着这是天生的。”

    李治目光茫然的看着右边,“五郎。”

    “阿耶。”

    李弘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说说。”

    李弘说道:“阿耶,百姓从小就知晓自己是草,贵人是神灵。贵人手中握着能决断他们生死荣辱的权力,令他们敬畏。”

    李治颔首,“朕知晓了,实则还是权力在作祟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你要说尊重贵人,毛线!

    大伙儿都是人,凭啥我们要向贵人低头?

    只因贵人手握关系网,手握权力,能轻松碾死你!

    所以百姓才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当他们觉得低头装孙子也不能养活自己时,他们将会露出狰狞的面容……

    明末时,那些对百姓生杀予夺的贵人被杀的和狗一般。

    皇帝视线模糊的看着那个人影,说道:“五郎,要记住,我家永远都坐在百姓那边。”

    武媚神色恍惚的看着李弘,见他用力点头,不禁生出了些感慨。

    “五郎觉着如何?”

    李弘说道:“舅舅此言甚是。若是不能勘破这个,大唐盛世之后便是衰亡。”

    这里是帝后的空间,所以能说些肆无忌惮的话题。

    李治颔首,示意他可以继续肆无忌惮的说。

    “阿耶,王朝兴衰为何?那些所谓的大儒,所谓的重臣是如何说的……他们说帝王昏聩,或是奸臣当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提及了人。”李治做了多年帝王,对这些论调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弘却觉得这个分析不对,“可仔细看看史书,就会发现王朝衰亡早有征兆。再仔细去看,就会发现这个征兆随着上等人的肆无忌惮而越发的清晰。”

    “民不聊生。”李治微微一笑。这个他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五郎,那你说说,若是止住土地兼并可能缓和?”

    李弘摇头,“阿耶,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土地只是其一,上等人贪婪,就算是暂时阻止了,依旧压不住他们的贪欲。他们会四处寻找钱财和权力,当律法之内能挣钱的事务都被他们吞噬之后,他们会把目光投向百姓……”

    李治淡淡问道:“帝王不能阻拦吗?”

    李弘说道:“很难,更多时候帝王会在他们的面前低头,若是和他们翻脸,帝王倒下的可能更大些。”

    李治点头,“这便是帝王的难处。贾平安说的没错,帝王应当坐在天下人的一边,而非是坐在上等人那边。可帝王身边都是上等人,譬如说你们,譬如说臣子们,譬如说那些亲戚……那些家族,他们都是上等人。帝王但凡提出坐在天下人那边,他们便会反对,反对无果时……”

    武媚平静的道:“他们会撇开帝王,这是最好的一种可能。更多时候他们会弄死帝王,换一个帝王,直至这个帝王能满足他们的贪欲,任由他们宰割这个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人性本恶!”

    李弘从未如此透彻的想通了人心和人性,“舅舅说就算是百姓通过科举成为了官吏,若是没有强有力的监察,他们也会很快成为贪官污吏。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人性,所以帝王并不好做。”

    李治唏嘘道:“贾平安能说出这番话,朕也能放心了,至少他能让你看清这个世间,包括那些所谓忠心耿耿的臣子。五郎,你要记住,没有什么忠心耿耿,有的只是交换。”

    武媚点头,“你看看李义府,外人皆说此人是帝王忠犬,可那是因为你阿耶给了他尊荣,给了他荣华富贵,而他就用撕咬帝王的对手做为回报,这便是君臣之间的交换。”

    “那上官仪呢?”

    “依旧是交换。”

    “给他荣华富贵,他便用忠心来报答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便是忠心吗?

    帝后联手给李弘上了一课。

    李弘觉得很闷。

    他觉得皇宫就像是一个囚笼,把自己囚禁住了。

    “阿耶,我想出宫。”

    “去何处?”

    李治有些羡慕儿子能为所欲为,而自己只能蹲在宫中数星星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舅舅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贾平安喝多了在家挺尸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的嗨皮,堪称是全程无梦。

    “阿耶!”

    贾平安动了一下,继续睡。

    “阿耶!”

    “阿耶!”

    持续的喊声让贾平安怒了,睁开眼睛就准备收拾人。

    他发誓就算是兜兜也要收拾。

    可等看到是老二贾洪时,他的情绪转好,“二郎何事?”

    贾洪很是欢喜的道:“太子来了,带来了好多吃的,阿耶,我想吃肉饼,还想吃糖。”

    “二郎,你胖了,要少吃糖。”

    贾洪的脸颊肉肉的,一笑起来就打颤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胖了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胖了会生病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打个哈欠起床。

    贾洪不服气的道:“阿耶,上次那个滕王比我还胖,他说吃了许多美食,值当。”

    “别听他的。”

    *滕现在春风得意,特别是大唐把注意力转到了吐蕃这边后,就越发如此了。

    “舅舅。”

    书房里,舅甥相见。

    “太子啊!啊……”

    贾平安打个哈欠,再度发誓白天不喝酒了。

    “舅舅,阿耶说君臣之间都是交易……”

    可怜的娃,他还对世间抱着幻想,觉着人类该有自己的坚持,而非是交易。

    “交易自然有,而且是主流。但忠心耿耿的也有,并不罕见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不喜欢把眼前的少年教导成为一个冷冰冰的动物,反对帝后的这种教育,“有的人想的是荣华富贵,可也有人想的是家国天下,他们把自己的抱负和大唐的兴衰连在一起,这等人兴许会直言不讳,兴许对帝王态度不大好,但他们才是忠心耿耿的臣子。”

    每当华夏坠入深渊时,总是有一群人抛头颅,洒热血把它拉拽上来,并一路拉着它走上世间的顶峰。

    “他们忠心的是大唐!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谁没事儿会效忠一个人?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别指望别人效忠你,他们要么效忠荣华富贵,要么效忠这个天下。帝王的责任便是掌控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李弘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间就是如此,太子,你要适应。过多的期待会让你黯然神伤。”

    这娃很善良。

    “你很善良,一个善良的太子没问题,但一个善良的帝王很危险,明白吗?当面对不轨的臣子时,你要果断拿下他,不管往日有多少欣赏之意,该杀就得杀,这便是杀伐果断,帝王必备的素质之一。”

    李弘坐在那里,良久说道:“就没有第二条路吗?”

    “有,江山板荡,帝王殉国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看着他,认真的道:“一个善良的人对于他身边的人来说是个好人,但一个善良的帝王对这个天下便是灾祸。明白吗?”

    李弘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失魂落魄的出了贾家。

    “太子!”

    前方有人。

    “滕王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太子。”

    李元婴的身边有个吐蕃人。

    “此人是谁?”

    李弘丢掉了烦恼。

    “吐蕃商人,王圆圆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威武。”

    越发痴肥的王圆圆毫不犹豫的送上了彩虹屁。

    李弘点头,王圆圆激动的道:“殿下,我已经向滕王请求,以后就定居于长安,子孙都做大唐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李弘颔首离去。

    他在想着……

    “大唐让他挣钱,大唐强大能保护他,能让他持续挣钱,所以他向大唐效忠。这便是交易。”

    他们缓缓在朱雀街上策马而行。

    前方突然没有征兆的出现了一匹马,疯狂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保护殿下!”

    李弘有些愣住了。

    疯马的速度很快,眼看着就要撞到李弘的马。就在此时,一个侍卫策马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呯!

    两匹吗冲撞在一起,疯马速度快,占据了绝对优势。

    侍卫落马,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黄武!”

    那匹疯马被止住了冲势后,竟然再度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疯马,殿下……避开!”

    李弘没有厮杀的经验,反应太慢了。

    他刚准备策马避开,疯马冲来了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李弘脑海里一片空白,看着疯马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那双眼中全是疯狂。

    孤完了!

    一个身影突兀的站在了他的前方。

    是黄武!

    他被冲撞致伤,明明可以躺在那里就是有功无过,可他却踉踉跄跄的站在了李弘的身前。

    呛啷!

    横刀挥舞。

    疯马长嘶一声。

    随即倒地。

    但黄武却被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弘看到他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鲜血在半空挥洒。

    那双眸失去了神彩。

    瞬间所有的纠结都消散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感谢“断橋残雪”

    晚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