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扫把星 > 第1124章 ?兜兜凡尔赛

第1124章 ?兜兜凡尔赛

迪巴拉爵士创作的《大唐扫把星》, 第1124章 ?兜兜凡尔赛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“见过赵国公。”

    王圆圆行礼如仪。

    “刚到长安?”

    贾平安随口问道,对边上警惕的徐小鱼摇摇头,示意无需防备。

    徐小鱼出去,王老二低声道:“他若是暴起,郎君能轻松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王圆圆很恭谨的道:“我刚到长安,带来了许多货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晓我们要的是消息。”贾平安说道。

    “吐蕃在厉兵秣马。”王圆圆压低声音,仿佛外面就站着禄东赞,“各处的粮草都在加紧调运到逻些城,那些大车也云集在一起。军队操练的声音震耳欲聋……国公,我感到了杀机。”

    “我期待着这个杀机。”贾平安淡淡的道:“告诉我,公主在那边的日子如何?”

    对于文成公主,贾平安带着一丝好奇,但更多的是敬佩。

    没有谁愿意千里迢迢的外嫁,哪怕对方是一方豪雄。

    但她依然去了。

    从此她就成为了吐蕃和大唐之间的桥梁。

    赞普去了之后,这座桥梁就断了。禄东赞虎视眈眈,随即和大唐开始了百年战争。

    “公主深居简出,我等不得见。不过听闻公主每日都会站在高处,眺望赞普埋葬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不,她在眺望着自己的家乡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从未如此觉得和亲是一件最差劲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男儿有事男儿当,莫要把女人当做工具。”

    王圆圆低头,不敢接茬。

    “此次你要什么货物?”

    贾平安问道。

    王圆圆抬头,欢喜的道:“大唐的布匹便宜,有多少吐蕃就能买多少,我此次来就是想多采买些布匹回去,国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大唐的朋友。”贾平安先给王圆圆吃了一颗定心丸,“大唐关切着吐蕃百姓的衣食住行,布匹要多少有多少,只管去采买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国公。”

    王圆圆欢天喜地的去了。

    “郎君。”

    陈冬急匆匆的进来,面带急色,“太子遇刺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霍然起身,“备马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急匆匆的带着护卫们冲出了道德坊。

    金吾卫的人已经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“有人纵马冲撞太子。”

    曾相林面色煞白,怒不可遏,“那人一直躲在马后,随后就跑了。可见是有预谋的。”

    金吾卫的将士们面色难看,将领请罪,李弘说道:“此事无需大张旗鼓。”

    大张旗鼓反而会让气氛紧张。

    马蹄声传来,众人回头看去,就见到了一个全副武装的贾平安。

    横刀,弓箭。

    人马如龙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并未下马,而是警惕的环视周围。

    曾相林再次说了一遍情况。

    “用疯马冲撞不像是刺杀的手段,更像是恶心人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否定了刺杀的定性,“可有人出手?”

    众人摇头。

    “回宫再说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策马伴着太子一路回宫。

    还未看到宫门,沈丘带着一群百骑来了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恶心人的玩意儿。”贾平安摇头,“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帝后已经得了消息,正在等待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太子无恙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李治颔首,“长安万年两县的不良人全数出动,刑部查案的好手尽数出动,百骑出动……三日之内,朕要知晓谁是凶手。”

    武媚问道:“谁在护卫太子?”

    王忠良说道:“赵国公闻讯带着人赶到,随即护送殿下回宫。”

    武媚放心了,“平安乃名将,有他在,那些贼子哪敢冒头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和李弘到了。

    仔细问清了情况后,李治说道:“这是想惊吓五郎,顺带惊吓朕。”

    皇帝倒下了,太子遇袭,这两个消息连在一起,瞬间就给人以风雨飘摇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有趣。”李治淡淡的道:“这是觉着朕倒下了,不行了?”

    你难道还想站起来,狠抽那些人一巴掌?

    贾平安腹诽着。

    李治用那茫然的眼神扫了一眼,“贾卿觉着不妥?”

    “妥。”贾平安哪里敢说不妥,否则阿姐能毒打他一顿,“不过我以为最好的法子就是找出那些地老鼠,毒打一顿,丢到西南去种地。”

    如今西南那块地方多了不少‘移民’,据闻日子过的蒸蒸日上。

    李治点头,“如此你去。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王忠良有些同情贾平安,心想这事儿一点头绪都没有,怎么找?

    但想到皇帝只给了刑部等衙门三日,他又觉得皇帝对贾师傅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贾平安告退。

    出了大殿,他觉得心情开朗了。

    “赵国公觉着宫中逼仄压抑?”

    宰相们闻讯赶来,李义府笑吟吟的问道。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高大的宫殿看似威严,可坐在里面抬头尽是房梁,还是低矮些好。”

    他是个俗人,你让他蹲在这等高大建筑的里面,那不是享受,而是无趣。

    但帝王和贵人们需要宏大空旷的建筑来彰显自己的威严,所以高大的屋宇延绵不绝。

    “谁干的?”

    许敬宗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知,不过想来很快就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杀气腾腾的贾平安径直去了百骑。

    “我来主持此事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一到就接手了此事。

    刑部的人来了,来的竟然是李敬业。

    “怎地是你?”

    贾平安诧异。

    李敬业得意的道:“我们尚书说了,刑部就我有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一块砖!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砸人?”李敬业觉得兄长这个比喻差强人意。

    “哪里需要哪里搬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坐下,“都安静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此事一发,我百骑就近搜索,发现那人往西边遁逃,百骑的人如今正在追踪……”

    沈丘的介绍很刻板,换来了贾平安的不满一瞥。

    “贼人一击不中就远遁,百骑如何追踪?”

    除非是长安城也来一个天网工程,否则追踪就是个伪命题,只是给百骑脸上贴金的谎言。

    老沈堕落了,有些官僚了。

    面对老上官,沈丘干咳一声,忍住没喷。

    明静看了他一眼,在这个时候他们之间的立场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上啊!

    喷他!

    沈丘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刑部!”

    贾平安照例问道。

    李敬业很耿直,“我们刚来,事情都没弄清楚,兄长就别指望了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这才是实事求是,而不是遮掩。”

    沈丘说道:“此事并无头绪,如何查探?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查探?”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此事首要是分析,分析背后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犹如大海捞针,如何知晓背后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啊!长安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干咳一声,“要溯源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一直强调的做事方法,“谁有对太子动手的动机?谁敢对太子下手?”

    “咦!”有人轻咦一声,“是啊!从这里入手竟然豁然开朗。”

    “对太子动手的动机是什么?”

    贾平安抛出这个问题,自问自答,“太子一直在深宫之中,偶有出宫也是去体察民情,和各部势力无关。”

    太子很低调,和他的前辈们比起来,李弘低调的让人经常懵逼……大唐还有太子?

    “是啊!太子没得罪人,为何要冲着他动手?”

    众人迷惑不解。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你等忽略了一点,陛下和太子在许多时候乃是一体。陛下病倒了,太子便是定海神针。一旦太子出事,大唐便会人心惶惶,陛下会惊惶不安,怒不可遏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袭击。”贾平安把刺杀抹去了,“我们要从别的角度去分析,那些人对陛下不满,陛下病倒了,按理他们该欢欣鼓舞,背地里扎小人,早晚三炷香诅咒陛下……他们恨不能陛下马上就去了,那为何要袭击太子?”

    答案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这方法,用来破案真的了得啊!

    刑部的人敬佩不已。

    “只因太子继承了陛下的治国之路,*坐在了天下人这边。陛下若是不幸,太子登基继位,他们的日子依旧不好过。所以他们是何人?”

    这等溯源推导之法让人眼前不禁一亮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国公,陛下好好的。”沈丘觉得贾平安把皇帝拿出来比喻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陛下不忌讳这个。”李治真的不忌讳这个。

    “此事要从陛下得罪的那些人中去寻。”李敬业都明白了,“宰相?”

    他看到贾平安气得浑身打颤,赶紧改口,“士族?”

    贾平安想死!

    这娃真的……不该做官。

    “士族别的敢做,此等事他们不敢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他们会不会借此栽赃咱们?”

    崔晨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刺杀太子的罪名足够皇帝发怒了。”

    王晟同样担心这个。

    “谁主持?”卢顺珪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是贾平安。”

    卢顺珪摇头,“若是李义府的话咱们还得戒备一番,贾平安不会,安心吧,来人,送了酒来。”

    卢顺载说道:“二兄,贾平安对我士族恨之入骨啊!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卢顺珪说道:“他恨的是士族的贪婪,而不是恨士族的谁谁谁。连这个都不明白,难怪你等面对他时输的一塌糊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要不顺势打压士族?”

    有人提议,李敬业接茬,“兄长,要不栽赃吧,就说是士族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士族不会,也不敢干这等事。那么对手就另有其人。在这等时候不可拉入士族,以至于局势复杂化,懂不懂?”

    一群棒槌,真指望他们铁定会闹出大事来。

    还不如李义府!

    这是贾平安的感觉,然后他愣住了。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你看看李义府这些年堪称是肆无忌惮,跋扈不堪,可这些年来他却屹立不倒,这便是洞察局势,知晓分寸的缘故。

    这些人连李义府都不如啊!

    奸臣,不是那么好做的!

    “陛下得罪的人不少,个人可以忽略,没有谁会这么疯狂,仇恨值也拉不满。”

    “唯有势力,无数仇恨陛下的人聚集在一起,才敢干出这等事来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目光炯炯,“这个天下有什么势力?”

    李敬业说道:“关陇?”

    老子谆谆诱导了许久,终于开窍了。

    “关陇如今的日子越来越难过,头面人物没了,要紧的是军权没了,他们就成了没爪牙的老虎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他们如今都在吃老本,本来能一直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有什么事*到了他们?”

    沈丘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当然有,但贾平安不能说。

    大外甥一番话在宫中掀起了波澜,帝王的*坐在哪里?坐在天下人那里。

    可我们呢?

    苟延残喘的关陇残余势力绝望了。他们本指望等李治完蛋后日子还能好过些,可太子竟然比李治还激进。

    当一群绝望的人发现前方全是黑暗时,铤而走险算什么?

    “他们要动手,首先就得盯住大明宫的大门,守门的军士们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晓百骑一直在盯着关陇残余,既然他们要动手,最近必然不安分,查!”

    刑部去寻大明宫守门的军士问话,百骑倾巢出动。

    “国公看着颇为惬意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明静觉得贾平安有些高兴。

    太子遇袭难道是好事?

    “关陇要崩塌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延绵多年的*团体,现在已经走到了末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阿耶!”

    “干啥?”

    大清早贾平安准备去兵部露个面。

    兜兜说道:“阿耶,今日我要宴,你来不来?”

    “宴就宴吧,我就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们的世界贾平安不懂,让她们自己玩耍。

    “可是有人想见你呢!”

    兜兜眼巴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走了。

    兜兜回身,“云章,我要换衣裳,最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云章含笑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孩子渐渐大了,知晓要漂亮了。

    “兜兜。”

    作为最亲密的伙伴,王蔷第一个赶到。

    “今日准备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准备了好多。”

    随后小伙伴们陆陆续续的赶来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贵女,随行的仆妇们气势不凡,让姜融不禁嘀咕着,“离远些,别去搭讪。”

    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一个仆妇骂道:“猥琐!”

    我是吸贵气啊!

    猥琐什么?

    一群侍女看着他,目光鄙夷。

    姜融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贾家?”

    贵女们一进门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怎地这般普通?”

    兜兜说道:“我们家的屋子都是阿耶进了长安城没多久营造的。”

    那时候贾平安还只是个百骑的小头目。

    “除去更宽敞,其它和百姓家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有人嘀咕着。

    兜兜也不以为忤,随即带着众人去后院。

    “嘤嘤嘤!”

    一进后院就看到了阿福。

    “哇!好可爱的食铁兽!”

    “你看它在吃竹子,不是吃铁吗?”

    “兜兜,我们能摸摸它吗?”

    阿福很郁闷的坐在那里吃竹子……本来此刻该是它在坊里巡视的时间,可兜兜却强留它卖萌营业。

    大爷不喜欢这些小女孩啊!

    阿福郁闷不已。

    “摸吧。”

    兜兜很大方。

    于是各种手就爱抚了阿福一番,摸的它想咆哮。可看到兜兜欢喜的模样……罢了,大爷忍忍。

    “走啦。”

    兜兜带着她们进去。

    苏荷出现了。

    一番寒暄后,苏荷说道:“今日来贾家做还请随意。”

    这是长辈的姿态。

    兜兜带着贵女们去了水池边。

    水池边上已经摆放了许多圈椅。

    圈椅能让贵女们不必担心出丑。坐下后,有人送上了茶水。

    有人吸吸鼻子,随即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咦!这茶怎地有些熟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上次阿翁得了半斤好茶,说是最好的茶叶,我还得了一杯,那茶水清幽无比,但却还比不上这个。”

    这位在姐妹圈里是有名的品茗专家,众人一听赶紧品尝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果然绝妙。”

    茶水初入口清雅,接着幽香渐渐浓郁,就在你皱眉觉得太浓郁时,那幽香又缓缓释放在口腔各处。

    妙啊!

    一群贵女都是吃穿用度的高手,天底下最挑剔的一群人,此刻却捧着茶杯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“兜兜,这是什么茶?”

    兜兜说道:“我也不知晓,家里平日喝的多是这等茶,不过阿耶不许我们喝茶,说孩子喝茶不好。今日也是沾你们的光,这才能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能喝茶?”

    “嗯,阿耶说怕失眠,且等大些再喝。”

    “赵国公果然疼爱你。”

    兜兜笑道:“不过我央求了阿耶,鸿雁。”

    鸿雁带着人来了。

    每人一个精美的竹筒。

    竹筒外面有雕刻画,各自不同。

    “每人一罐茶叶?”王蔷欢喜的道:“这茶叶市面上没有呢!回家阿翁定然欢喜。”

    这手笔……

    贵女们一边欢喜一边惊讶。

    有人把茶杯放在案几上,突然伸手摸了一下,又俯身仔细看看,甚至还嗅了嗅。

    “这是檀木?”

    兜兜点头,“是呀!”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老贾家待的案几都是檀木打造的。

    “兜兜,去你屋里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参观小姐妹的闺房是保留节目。

    一进去大伙儿都有些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墙壁?怎地有些粉红?”

    墙壁不知是用什么染料涂抹成了粉红色。

    少女心啊!

    一群贵女两眼冒星星。

    羡慕了!

    实名羡慕!

    “呀!这床……”

    床的木料竟然是有些人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“阿耶说是什么紫檀木,反正我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兜兜有些不满的道:“这木头好硬,上次我撞到了额头,疼的我捶了床头几下,结果手更疼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禁笑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谁的字?”

    有人眼尖走到了墙边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阎公的画?还是仕女图!”

    阎立本的画堪称是独步大唐,关键是老阎很忙,没空用字画来结交谁,所以他的字画堪称是千金难求。

    可此刻兜兜的卧室里就挂着一幅。

    而且是阎立本从未传世的仕女图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初,兄弟们,恳请把月票投给大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