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扫把星 > 第1125章 ?朕亲自为他们送行

第1125章 ?朕亲自为他们送行

迪巴拉爵士创作的《大唐扫把星》, 第1125章 ?朕亲自为他们送行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兵部。

    “国公,咱们的人已经盯住了关陇在长安的几个官员。”

    包东和雷洪来回传递消息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吩咐道:“但凡查到蛛丝马迹马上来报,不可延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王璇和吴奎在坐,听到这等事儿心痒难耐,可却不好问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我要盯着此事,兵部你二人依旧管着,有事无法处置再去寻我。”

    连修书的借口都不用了,真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,臣愿意接手此事。”

    李义府去觐见皇帝,表上了忠心,“臣定然把那些贼人一网打尽……”

    顺带清理一番对手。

    这是老套路,也是李义府的工作。

    王忠良给他安排了座位,这是宰相的特权。

    李义府看了他一眼,眼神冷漠,恍如神灵看着凡人。

    他是皇帝的宠臣,经他手处置过的官员不计其数,王忠良这等内侍在他的眼中就是一条狗。

    李治靠坐在榻上,双目看着有些无神,“你那边事也不少,此事就交给贾平安。”

    李义府抬眸,眼中多了不渝之色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能兼顾。”

    李治淡淡的道:“无需如此,且退!”

    皇帝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李义府深吸一口气,“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李治抬头,虽然视线模糊,依旧能看到一个黑影缓缓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李义府神色如何?”

    王忠良刚才一直在观察,“先前他面露怨怼之色。”

    “对朕不满了?”

    李治说道:“噬主的狗……且看着。”

    王忠良脊背一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义府回到了自己的值房,秦沙进来。

    “相公,如何?”

    李义府摇头,“陛下不肯把此事交给老夫处置,而是给了贾平安。”

    秦沙觉得胸口有些烦闷,“此事乃是为太子出气,若是做成了,以后太子不管如何都得记情。相公若是能招揽了此事,那便立于不败之地。陛下为何不许?贾平安?太子称呼他为舅父,皇后称他为阿弟,他无需此事来赢取太子的好感……”

    李义府微笑道:“老夫也不知为何。若说是能力,老夫不缺。此事老夫断定不是士族就是关陇那些人干的。士族的可能最低,关陇的可能最高。不管是谁干的,顺手拿下一批人,一举两得。”

    可皇帝却不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“陛下啊!”

    李义府眯着眼,“老夫为陛下清理了多少对头,为此老夫得罪了无数人,可时至今日,陛下的对头越来越少了……关陇一旦没落,随后便是士族……可士族……”

    “士族没有那等决死之心。”秦沙有些激动,“相公,想想当年胡人南下,四处杀掠,士族纷纷筑坞堡而居。多年后,他们一边戒备着胡人,一边蠢蠢欲动,最终还是忍不住出仕……为他们看不起的胡人效力。这等士族……就怕陛下觉着一边打压,一边共处也好,到了那时,相公……飞鸟尽……”

    李义府轻轻拍打着案几,声音有些缥缈,“是啊!士族行事阴柔,最喜阴谋诡计,暗自渗透,却少了果决和大气,所以历朝历代都把他们当做是威胁,但却不是致命的威胁。可以共处。”

    “关陇……此次若是关陇,贾平安会如何做?”

    秦沙说道:“我仿佛看到了斜阳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贾平安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。

    “国公,关陇那些人这阵子经常聚会,咱们的人无法靠近,不知他们在密议什么。”

    包东带来了一个让贾平安心中微动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盯着。”

    关陇啊!

    贾平安抬头,太阳就在前方,光线温柔,微暖。

    迎面一阵风吹过,令人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路边的行道树上嫩叶颇多,风吹过,嫩叶摇摆,送来了一阵阵清新的气息。

    回到家,贾平安问道:“兜兜的人们可到了?”

    杜贺笑道:“小娘子的人都到了,如今正在后院玩耍。厨房曹二已经准备好了,就等着小娘子吩咐,保证让那些小娘子吃的赞不绝口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进了后院。

    “今日兜兜宴,很是热闹。”

    卫无双和苏荷带着两个孩子在看书。

    亲子时间到了。

    连趣味书都是贾平安亲手编撰的。

    “阿耶,为何黑猫警长要追杀一只耳?”

    “因为一只耳偷粮食吃。”

    “哦!那阿福有时候也偷东西吃,为何不追杀它。”

    贾洪认真问道。

    贾平安仔细想了想,“因为阿福是一家人,当然,偷东西吃不对,所以要呵斥阿福。”

    贾东坐在边上,忍不住说道:“家里的食物阿福也有份,所以阿福拿食物不叫偷,只是拿,就如同你去厨房拿了鸡腿啃,差点被噎着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!三郎真聪明。”贾洪真诚的赞美着弟弟。

    这娃的性子太好了。

    好的让贾平安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夫妻相对一视,都知晓对方在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贾东叹气,“二兄,你要凶。”

    贾洪不解,“我为何要凶?”

    贾东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兄弟看着一个冷漠,以后多半是不会吃亏的性子;一个看着憨实,哎!

    卫无双起身和贾平安出去。

    门外,她低声道:“大郎也不笨啊!”

    贾平安回头看了一眼,见贾洪和贾东在说话,这才说道:“二郎也不笨,你看二郎学习差了谁?只是这孩子太纯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纯真……会被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世界是个丛林,野兽环视,父母总是担心孩子太纯真,被淹没在各种明枪暗箭中。

    贾平安后世刚踏入社会时也纯真,*模抛约捍空娴娜劢斯蟆

    进了国企他抱着与人为善的念头和周围的人相处,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你善良别人就欺负你,就把不属于你的活交给你去做。

    你善良好说话别人就会蹬鼻子上眼……

    他后来才知晓为何有人总是欺负自己,而不敢欺负别的人。

    你太善良了啊!

    于是在一次忍无可忍中,他把凳子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好了,那个欺软怕硬的傻缺从此见到他都木然,或是微笑,再无那等趾高气昂的模样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世间是这样的吗?

    这个事件给了他极大的冲击,让他知晓善良并非是无条件的妥协。

    “善良是对事,而不是对人。”

    这是贾平安的理解。

    遇到事能帮手就帮手,心中秉承着善意,这就是善良。

    善良不是谁都能欺负你,那不是善良,而是懦弱。

    “有大郎和三郎呢!”

    按照这个时代的道德规范,贾平安在时孩子们就不能分家析产,必须组成一个大家庭共居。

    “等我们去了,也还有大郎和三郎看着他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贾昱很有责任感,这一点让贾平安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和卫无双去了,贾昱依旧能撑起这个家。赵国公的弟弟,谁来欺负试试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卫无双说道:“三郎看似嫌弃二郎,可却经常帮衬他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回头,贾东正一脸嫌弃的和贾洪说话。

    “他们哄你就骂,就回来和阿耶阿娘说,和大兄说,和我说,我们帮你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回身笑道:“其实许多时候这并非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老二这般纯真,却能引得兄弟们彼此之间更加的团结,这是好事。

    而纯真的老二在兄弟们的庇护下过着自己的小日子,也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所以一件事是好是坏,还得看你从哪个角度去观察。

    “郎君,夫人,用饭了。”

    贾家要开始吃午饭了。

    那些贵女们也颇为期待贾家的饭菜。

    “好少。”

    每一道菜都很少,几乎就是两筷子的事儿。

    有的甚至只是一口过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鸡肉?*!”

    “有些麻,果真是美味。”

    一顿饭吃下来,一个贵女说道:“今日算是开眼界了。长安食堂我也去过,可和今日的菜却有些不同,但味道更……怎么说呢……更像是家里的饭菜。”

    兜兜得意的道:“往日家里也不会弄那么多菜。”

    “贾家无需这般节省吧?”有人不解。

    兜兜说道:“阿耶说浪费食物可耻,能吃多少就弄多少,为了面子故意剩一堆食物不道德,那不是面子,而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这等三观……

    贵人吃个饭剩大半怎么了?这不是常态吗?

    你要说贾家抠门,可先前竟然有几道价值不菲的海味,可见贾家并非是舍不得花钱。

    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几个贵女相对一视。

    饭后喝茶聊天,随后约定了下次去哪家聚会,大伙儿就此告辞。

    礼物是一罐茶叶,再无其它。

    但这一罐茶叶拿到市面上去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贵女们去和卫无双等人告辞。

    卫无双笑道:“贾家没什么楼台水榭,倒是怠慢了,回头再来。”

    没有过度自谦,但也说了贾家的一些问题,譬如说没有楼台水榭。

    “国公!”

    王蔷突然欢喜的喊道。

    贾平安在院子的另一头,和王勃在边走边说话,闻声侧身看来,笑道:“是二娘子啊!”

    王蔷和兜兜交好,时常来贾家做,都熟悉了。

    贾平安止步,王勃背身避开。

    王蔷上前,福身道:“阿翁上次还说请国公去家中做,可国公却没空。”

    “改日吧。”贾平安不想为闺女的友谊加上利益的色彩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么古怪和矫情……看看兜兜的这些朋友,几乎都是贵女。若是贾平安平庸,这些贵女自然看不上兜兜。

    她们和兜兜,甚至是她们之间的友谊一部分是因为阶层一致导致的三观趋同,可为知己;另一部分是因为彼此都背景不凡,说不得什么时候能互相帮助。

    这就是利益。

    一个少女上前,“见过国公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一脸老父亲式的微笑,“气了。今日在贾家可自在?”

    他如今是兵部尚书,更是大唐名帅,威严自生。

    “自在。”少女笑道:“今日看了贾家,开始觉着平凡,可后来才觉得温馨,国公治家果然与众不同。”

    娘的!

    看看!

    看看!

    这少女看着不过十三四岁,可一番话说的这般老道。而且她一番话竟然搔到贾家的痒处,由此可见贵女的早熟和不凡。

    所以说婚姻只凭着感觉,而不看门户是不妥当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贵女若是嫁给了一个平头百姓,她的夫君整日想着今日去哪做事挣饭钱,而她却在想着自己一身本领却被压制在了平庸之中。

    门当户对不只是家庭条件,还有不同的三观。

    贾平安前世年轻时就觉得什么狗屁的门当户对,喜欢就行了。后来阅历见涨,这才知晓老人的话果真没错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揪着极少数门不当户不对的成功婚姻案例大肆赞美,贾平安觉得只会误导那些年轻人。

    一个少女上前,“国公,这茶叶可是最好的吗?为何市面上见不到?”

    我就不信你不知道贾家留着最好的茶叶的传闻。

    这种套近乎的话题贾平安回答的很是和气,“贾家有茶坊,生意是生意,贾家的家用要单独撇开,如此互不打扰。于是就单独弄了茶叶。”

    少女释然,“国公这般像是治军呢!”

    贾平安随口糊弄着一群不简单的少女,直至秋香来了。

    “郎君,百骑有人求见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颔首,吩咐道:“兜兜招待好自己的人,差什么只管寻了云章说。”

    兜兜应了,云章含笑道:“诸位小娘子在贾家只管随意些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回身去了前院。

    “呀!国公看着好亲切,可我方才和他说话却好紧张,脊背都生汗了。”一个少女摸摸额头。

    兜兜不满的道:“阿耶又没有凶神恶煞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少女苦笑道:“看着国公,不禁就想到了传闻中他筑京观数十万,一把火烧死十万联军之事,不禁就怕了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已经到了前院。

    “他们有些慌乱,有人在烧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必然是书信!”

    贾平安眯眼,“集结人手。”

    包东说道:“国公,书信烧了找不到证据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烧光!”

    杨智焦急的道:“赶紧。”

    屋外进来一人,却是好友陈纪。

    “外面那人还在盯着。”

    陈纪面色铁青,“他们这是发现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杨智冷笑道:“发现了又如何?咱们把往来书信烧了完事,难道他们还敢屈打成招?”

    蹲在地上烧书信的仆役抬头,“郎君,要不烧完了再丢进茅厕里,如此再难察觉。”

    杨智点头,“好主意,晚些你去做,记住,要搅动一番。”

    仆役的咽喉上下涌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烧光!”

    晚些书信处置完毕,杨智令人摆下酒宴,请了不少人来喝酒。

    “我等需要安分一阵子!”

    杨智举杯,踌躇满志的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“嗬嗬嗬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贾平安已经到了百骑。

    “杨智和陈纪都在其中,二人原先有肥差,后来长孙无忌等人倒台后,被一步步移到了无关紧要的职位上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不满?”贾平安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原先他们一手遮天,操控王朝兴衰,何等的快意,就像是天下之主。可如今却变成了丧家犬,这等地位落差之大,有几人能承受?”

    沈丘说道:“所以他们上次敢铤而走险,事败后剩下的那些人惶然不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担心陛下会秋风扫落叶,继续收拾他们,所以趁着陛下病情发作就袭击太子,手段很糟糕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冷笑道:“这是困兽犹斗。”

    沈丘说道:“可很难寻到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动手!”

    贾平安冷漠的道。

    沈丘问道:“罪证呢?”

    贾平安眯眼看着外面,“无需!”

    明静说道:“陛下可会同意?”

    贾平安端坐着,“去请示。”

    沈丘看了他一眼,“咱这就进宫。”

    “百骑集结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仿佛依旧是那个百骑大统领。

    沈丘一路进宫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李治今日好了些,但依旧顾不上朝政,医官们说了,不是大事别来寻皇帝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李治头痛的厉害,捂额问道。

    沈丘说道:“赵国公令百骑盯住了关陇残余,就在先前,有关陇官员在家烧书信,赵国公说无需证据……”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皇帝一眼。

    李治淡淡的道:“关陇纵横天下多年,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沈丘心中一凛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丘告退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了皇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他们执掌天下兴替,恍若神灵。于是他们也以为自己是神灵。高祖皇帝忌惮却无法动弹,先帝屡屡打压,但却除之不尽……如此,朕便亲自来为他们送行。”

    这个皇帝不被人看好。

    雉奴怯弱!

    天下人都知晓皇帝仁慈,但却怯弱。

    但正是这个被外界评价为怯弱的皇帝蛰伏数年,一出手就掀翻了长孙无忌和他所代表的那个势力,干成了李渊和李世民想干却没干的事儿。

    这是怯弱?

    贾平安觉得万万不是。

    你看看对外,高丽肆虐多年,前隋灭亡也有高丽的功劳。先帝征伐高丽,但却无法灭亡高丽。

    最终这个让中原政权头痛不已的高丽在李治的手中被终结了。

    对内压制关陇门阀残余,对外出手毫不手软。

    这样的帝王,若非后世文人恨屋及乌,因为武媚的缘故使劲抹黑他,至少也得是个明君吧?

    在贾平安的眼中,这位帝王不只是明君。

    扫清内忧外患的功绩该如何算?

    千古一帝?说了会被人骂神经病。

    一个吃软饭的?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贾平安端坐百骑。

    明静在嘀咕,“好歹要证据呢!没证据就动手,到时候他们鼓噪起来……唇亡齿寒,士族也会鼓噪呢!”

    “这会让陛下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何为雄主?”

    贾平安问道。

    明静摇头,“我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雄主做事从不在意外界的看法,觉着对,那就做。”

    做点事瞻前顾后,又想爱惜名声,那不是什么雄主,明君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明静蹙眉,“陛下怕是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沈丘进来。

    他深深的看了贾平安一眼。

    “陛下有令,全凭赵国公处置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黑猫警长和一只耳出自于诸志祥先生的作品《黑猫警长》

    晚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