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扫把星 > 第1126章 ?阳光之下

第1126章 ?阳光之下

迪巴拉爵士创作的《大唐扫把星》, 第1126章 ?阳光之下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贾平安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百余百骑站在院子里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出发!”

    贾平安走在了最前方,身后是沈丘和明静。

    他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彻底扫灭关陇这个毒瘤是他一直以来期待的事儿。

    关陇去了,大唐内部的矛盾就会少了一个点。

    少了关陇这个动辄用造反来掀翻自己不满意政权的势力,大唐内部才会少些戾气。

    他走在前方,遥想了一下当年关陇门阀的得意。

    从六镇开始起家,随后宇文泰整合,设立八柱国,十二大将军,每一个柱国管着两个大将军……一直延伸下去,这便是宇文泰的府兵制构架。这些家族的头面人物出将入相,也就是说,这些家族执掌了文武大权。

    刚开始关陇诸人还能抱团,渐渐的势大后,内部发生了矛盾。

    “这一切都是利益。”贾平安的目光透过了数百年,仿佛看到了那些家族为了权财而厮杀的贪婪嘴脸。

    宇文泰一去,这个庞大的军政集团再无一人能*,为了争权夺利,内部纷争不断。

    直至杨坚起家。

    杨家本是关陇中人,所以深刻的感知到了关陇门阀的危害,于是从杨坚开始,每一代帝王都在悄无声息的削弱关陇。

    到了大唐立国,李渊依旧延续了自己亲戚的手段,不断削弱关陇势力。实际上到了此时,关陇已然不复当年一手遮天的姿态了。

    随即关陇势力分散,再也无法重现当年的辉煌。

    到了先帝时,先帝自有一套文武人马,于是关陇进一步被削弱,堪称是没落了。

    但长孙无忌却整合了一众势力,成功的在先帝驾崩后掌握了朝政。

    若是李治真的怯弱,那么说不得会诞生出一个类似于关陇门阀的新势力来。

    李治一击,已然渐渐衰落的长孙无忌集团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从此关陇门阀这个词也就成了词。

    但没有人会甘心退出历史舞台,心甘情愿告别那些权势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垂死挣扎,对太子出手。

    皇帝病倒,太子受惊……

    局势将再度变化。

    若是吐蕃和突厥能在外积极响应,说不得能再度出现一个乱世。

    唯有乱世才能出枭雄!

    唯有乱世才能出关陇这等庞大的势力。

    但他们打错了算盘。

    不,贾平安觉得他们是昏了头。

    垂死挣扎都不足以形容他们的这次袭击,愚不可及。

    这等愚蠢的人竟然能成为关陇残余中的头面人物,可见这个集团真的该灭亡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饮酒!”

    “我辈当卧薪尝胆,重现父祖的辉煌!”

    杨智喝的眼珠子发红,“今日暂且蛰伏……对了,此事百骑在查?”

    陈纪点头,“贾平安带队。”

    “贱狗奴!”

    杨智骂道:“若是能成功,耶耶第一件事就是取了他的首级悬于城门外,令他的妻女为营妓,万人蹂躏!”

    这才是关陇门阀的作风!

    实际上可以改名为关陇军阀。

    “对,到时我定然去光顾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一群人在狂笑着,后面悄无声息的站着一个黑影,外面也来了一群人。

    “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百骑的人一直在盯着,“就在先前里面设宴,来了不少人,都是关陇残余如今的中坚。”

    “中个屁的坚。”贾平安骂了一句粗口,“如今关陇手中再无实权,也无军队,还有什么?就剩下一句祖上曾经阔过!”

    身后,坊正来了。

    “看好周边的坊民,不许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坊正带着人去布置。

    贾平安见一个坊卒神色焦躁想说话,就说道:“谁想通风报信也行。”

    坊卒低下头,赶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拿下?”沈丘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虾米罢了,无需管。”

    大门很厚重。

    贾平安一脚踹去,骂道:“操蛋!”

    他冷着脸,“围住!”

    百骑的人散开,包围住了宅子。

    “谁啊!”

    里面的人听到了踹门的声音,喊道:“谁在踹门,甘妮娘,回头弄死!”

    果然是军阀作风。

    贾平安示意敲门。

    他活动了一下脖颈。

    包东上去抠门。

    侧门开。

    一个仆役冲了出来,一边冲一边骂道:“贱狗奴,耶耶今日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到了一群佩刀的人,还有不少人带着弓箭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子很眼熟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包东一拳封住了他的嘴,贾平安当先进去。

    “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宅子修的比贾家奢华多了。

    一群仆役随从正在屋里喝酒扯淡。

    “我阿耶以前跟着阿郎出门,那才叫做一个威风凛凛,如今没了,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!没落喽!”

    “不过兴许有机会!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?”

    声音来自于门外。

    仆役们抬头。

    “可方便噤声?”

    贾平安笑吟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贾……”说话的仆役捂住了自己的嘴,眼神惶然。

    “配合就好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转身离去,身后的百骑整齐跟着。

    “贾平安来了,怕是要完了!”

    仆役们绝望的看着门口站着的百骑,却无人敢反抗。

    贾平安带着人一路进了后面,这里有个专门用于宴请的宽敞屋子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想要建造宽敞的屋子,材料省不得,必须要大木头,造价不菲。

    宽敞的屋子里,杨智等人正在狂饮。

    “此事妥当了,安心。”陈纪喝多了,有些忧心忡忡,杨智在劝他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另一个男子说道:“咱们烧了书信,贾平安就算是神仙也查不到证据,如此还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怕贾平安下毒手,那厮做事的手段不同于别人,一旦决定要弄谁,背后捅刀子的事他都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纪喝的晕晕乎乎的,“若是能弄死他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杨智拍着他的肩膀,“皇帝一旦去了,太子坐不稳江山,咱们的机会就来了,若是能再度兴起,贾家就交给你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?”

    “耶耶说话何时不算数?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渐渐密集。

    一干人缓缓抬头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杨智问道,随即打个酒嗝。

    “嗝!”

    脚步声到了门外,众人缓缓看去。

    贾平安出现在了门外,颔首道:“吃喝着呢!对了,听闻有人要杀我?”

    身后的男子在低声说着屋里先前的情况。

    屋里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贾平安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贾家女眷为营妓,谁说的这话?”

    杨智突然喝问,“贾平安,你闯入杨家作甚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

    贾平安目光扫过在场的人。

    陈纪在哆嗦。

    他们刚才恶毒诅咒的人来了。

    可没人敢冲着贾平安说一句狠话。

    贾平安负手而立,“关陇早已没落,可总有人不甘寂寞,觉着自己是天之骄子。做大事要的是守密,可一群人喝着酒,说着大逆不道的话,不担心被人泄露出去?再有,这等事岂可让一群人来谋划?耶耶今日教你个乖,许多事人越多越容易坏事。”

    事情败露了!

    杨智说道:“你在说什么?我不懂!”

    “不需你懂!”

    贾平安走了过去,身后传来了一个百骑的声音,“国公,就是杨智说的!”

    杨智霍然起身,劈手把酒杯扔过来,接着拿着碟子用力在案几边缘一敲。

    呯!

    贾平安轻松避开酒杯的同时,杨智也敲断了碟子。剩下的半截碟子握在手中,断口看着锋锐。

    杨智猛地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贱狗奴,耶耶今日和你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陈纪喊道:“贾平安要下毒手了,和他拼了!”

    若是别人来,譬如说来的是不良人,或是刑部的人,那么陈纪等人还会据理力争一番,狡辩一番,可贾平安的出现让他们彻底打消了所有侥幸的念头。

    贾平安出现,就代表着此事再无回旋的余地!

    杨智奋力挥舞着半截碟子,他看准了,只需贾平安避开,他就能一把抢过横刀,随后剁了这个贱狗奴。

    贾平安连刀都没*,也没有躲避,而是一脚踹去。

    呯!

    小腹中了一脚的杨智闷哼一声,弯腰伸手去抓贾平安。

    贾平安劈手一巴掌打翻他,杨智躺在地上喊道: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贾平安抬起脚,用力踩了下去。

    身后冲进来的李敬业说道:“兄长,蛋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了类似于打破鸡蛋的声音,还是两枚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痛不欲生的惨叫声中,贾平安看着冲来的陈纪,狞笑道:“跪下不杀!”

    拎着凳子的陈纪脚下一软,竟然就跪了。

    后面的明静眨巴着眼睛,“竟然被国公吓坏了?”

    有人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可这屋子后面没窗户,也没有门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贾平安喝道:“十息不跪,此生就不必跪了!”

    那个在奔跑的男子止步回身,随即跪下。

    一群刚才还在叫嚣着要取了贾平安项上人头的关陇余孽,此刻如丧家之犬,惶然不可终日。

    屋里跪的到处都是人,贾平安负手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关陇当年观上有稳定中原的作用,所以说功过参半,但后续再不识趣就是自寻死路。前隋时关陇就开始走了下坡路,到了此刻,你等不过是剩下了小虾米几只,竟然也敢窥探神器,这是愚蠢还是疯狂?”

    他真的觉得这些人疯了。

    “江山稳固不好?大家都说好,就你等说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的祖辈曾叱咤风云!”

    一个男子喊道。

    “撒比!”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祖辈是祖辈,祖辈做了帝王,难道你也想做帝王?”

    男子面色惨白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男子的命运就决定了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说话,但今日你等的表现让我没法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的眸中多了怒色,“取了我的首级悬于城门上,你等做不到,我也不会介意这些狠话。”

    他真的不介意,觉着这是无能的咆哮,是失败的臆想。

    “可为何辱及我的妻儿?”

    这是贾平安的逆鳞。

    “棍子!”

    李敬业拎着木棍递过来,“兄长,先前说好的我来打!”

    “我改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挥舞木棍,一路抽打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骨折的声音不断传来,外面的明静眼皮子狂跳。

    “国公怎会如此暴戾?”

    一阵毒打,贾平安拎着木棍出来。

    “全数带回去,另外,所有人家都封住,关陇吃了天下多年,该吐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群权贵子孙被打断了手脚,随后被丢在大车上,就这么拖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引来了许多人的瞩目。

    卢顺珪正好带着人出来办事,见到车队就问了问。

    “说是关陇余孽,竟敢刺杀太子。”

    崔建讶然,“竟然是他们?”

    卢顺珪淡淡的道:“关陇……没了。”

    曾经显赫一时的八柱国,十二大将军家族,没了。

    “天下如今就剩下了两股势力。”卢顺珪说道:“一是皇室,而是士族。关陇彻底覆灭,随后便是皇族和士族之间的争斗。士族该如何应对?是低头还是抗争……”

    王晟说道:“从皇帝登基以来的手段来看,他是容不得这个天下还有一个能与皇族抗衡的势力。我们若是低头,他定然会顺势出手。”

    崔晨说道:“原先我士族人才辈出,帝王虽说忌惮,但却也要利用我士族的人才去治理天下。等我士族的人掌控权力后,皇族自然就衰微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却出了个新学!”卢顺珪赞道:“贾平安的新学一出,对于皇帝而言,士族从一个可供利用的势力,变成了一个威胁。若是能除去士族,皇帝不会手软。”

    “贾平安!”

    崔晨看到了贾平安。

    贾平安正在和一个女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青衣,何时有空帮我看看二郎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一趟终南山。”

    “这般不巧吗?”

    贾平安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魏青衣说道:“我最近觉着*再无寸进,想去终南山寻找机缘。”

    “多久回来?”

    “说不准,兴许数日,兴许……”

    兴许就不回来了?

    贾平安觉得这妹纸真的难得。

    “长安好,有帝王气,*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一阵忽悠。

    “小贾!”

    贾平安侧身看到卢顺珪等人。

    “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魏青衣拱手上马而去。

    “哎!青衣,回头若是发现了什么秘籍,记得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魏青衣莞尔,“驾!”

    卢顺珪等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关陇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关陇这下连渣渣都没了。

    卢顺珪叹道:“陛下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士族不是关陇。”

    “谁都知晓。”贾平安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无新学,士族依旧能让帝王忌惮之余还得利用。”卢顺珪说着这些话题仿佛和自己无关,不见愤怒,反而是饶有兴致的模样。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垄断教育权是最无趣的,带不来进步,独尊儒术带来了什么?带来了不断的兵灾,带来了不断的兴亡更替。我敢断言,但凡王朝尊儒学,重用儒学,最终的结局会比前汉还惨。”

    “前汉说是独尊儒术,可实际上却是外儒内法,儒皮法骨,所以才有一句话……

    国恒以弱灭,而汉独以强亡!

    大汉是自己把自己玩死了,但哪怕是轰然倒下,衰弱不堪,可大汉的几个势力依旧能吊打异族。

    这时候儒学只是一层皮,但随着天下大乱,教育也崩塌了,儒学开始登堂入室,成为真正的显学。

    而那些有家传教育的人家随即就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这就是士族强盛的开端!

    在战乱之中,除去有数的一些家族之外,其他人都变成了文盲。

    就算偶有人能识字,可只能识字有啥用?就算是偶有人带着几卷书,可几卷书有啥用?

    那些家族藏书之丰,家族成员大多全面学习过家传的学识,一旦出去,面对外界断绝了传承的读书人,士族子弟堪称是神灵在俯瞰凡人。

    而且士族还有庞大的田地和隐户,就像是一个个独立王国。他们不交税,他们每年收获的钱粮都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有钱粮,有人口,这样的士族谁不怕?

    加之国家满目疮痍,帝王需要大批有学识的人来治理国家,而士族垄断了教育权的优势就出来了,他们一旦出仕,有着背后家族的支撑,有着远超他人的见识,谁升官有他们快?”

    卢顺珪叹息,“此番话把士族的起源兴盛道尽了。你以为士族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卢公,你问我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贾平安觉得有些好笑,“我若是说士族最好的法子便是打散了,不要抱团,你们会不会觉着这是毒药?”

    崔晨冷笑,“无知之言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压根不搭理这等人,卢顺珪苦笑,“老夫听了你一番话,怎地觉着儒学是漏网之鱼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。

    “士族的存在好还是不好?”

    卢顺珪认真问道。

    “士族的存在弊大于利。”贾平安也很认真的回答:“定然有人说我胡言乱语,可看看士族纵横的前晋如何?留下了一个风流潇洒的美名,也留下了一个破败的江山。”

    卢顺珪叹息,“那你以为士族最大的问题何在?”

    “士族最大的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贾平安仔细想了想,“最大的问题就是把自己看的太高了,士族一直以为自己是神灵,那是因为你们攫取了教育权,攫取了权力钱财,所以俯瞰人间。但回首看看自己的祖先,也只是臣子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士族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想做关陇第二,就得做好被雷霆一击的准备,皇帝不动手,老天也会动手!”

    “老天?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崔晨狂笑。

    卢顺载等人也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撒比!”

    贾平安看都不看这几人,拱手道:“我还有事,回头有空卢公来家中饮酒,我扫榻以待。”

    卢顺珪颔首。

    贾平安回身上马。

    周围看热闹的百姓依旧跟着车队。

    贾平安就信马由缰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阳光挥洒下来,照在了长安城中。

    不管丑恶还是正义,一切都在阳光之下。

    “待到秋后九月八,我花开后百花杀。冲天香阵透长安,满城尽带黄金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求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