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扫把星 > 第1127章 消息

第1127章 消息

迪巴拉爵士创作的《大唐扫把星》, 第1127章 消息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“我忘不掉疏勒城中的那一夜。”

    山得乌痛苦的举杯饮酒。

    坐在对面的密谍给他斟满酒,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也忘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智珠在握,我以为天明将会见到贾平安的首级,可没想到的是,唐军就藏在城外,你可知晓我唯一之错在何处?”

    密谍摇头。

    山得乌叹息,“我唯一的错误就是不该只盯着城中。我应当夺取城门后,令人守住城头,就算是城中进展慢一些也无妨……瓮中捉鳖岂不是更有把握?我真蠢!”

    每一次提到疏勒时,山得乌就会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“我和漫德艰难逃了出来,可却丢下了那些兄弟。我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。”

    山得乌的脸因为长期酗酒而潮红,鼻子更是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“呯!”

    房门被人撞开,漫德那张兴奋的脸出现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薛仁贵和突厥人即将大战了。”

    山得乌的身体摇晃了一下,“阿史那贺鲁没跑吗?”

    漫德进来,拿起酒壶仰头就灌。

    酒水顺着他的下巴流淌到胡须上,接着在胡须上聚拢滴落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漫德畅意的叹息,重重把酒壶放在案几上,“很奇怪的是阿史那贺鲁没跑,而是集结大军,准备和薛仁贵决战。”

    “他疯了?”

    山得乌面色凝重:“吐蕃需要一个存在着的阿史那贺鲁,一旦突厥衰亡后果不堪设想,我要去见大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阿史那贺鲁!”

    禄东赞得了消息后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他不能再逃了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叹道:“他逃过无数次,但突厥人是狼,狼群不会跟着一头只知晓逃窜的头狼。他们会忍无可忍。阿史那贺鲁不逃了,只有一种可能,他的部族不满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文官说道:“大相,可突厥不是大唐的对手,为何反对逃窜?”

    禄东赞说道:“只因突厥人依旧在怀念当年的荣光,想重现当年的辉煌。哪怕这个梦想虚无缥缈,他们也想着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一个武将说道:“可这一试,弄不好就是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有人说道:“许多时候就是赌一赌。”

    人总是有赌性的,突厥人就是如此!

    “他不逃了,大战即将开始。”禄东赞说道:“薛仁贵近些年蛰伏着。从当年跟随李世民征伐高丽成名后,他威风八面。可新帝登基却把他当做是看门狗,长期驻守玄武门。如今得了机会,这便是虎兕出柙。阿史那贺鲁遇到这样的薛仁贵,这是命……”

    文官诧异的道:“大相以为阿史那贺鲁必败?”

    禄东赞点头,“九成必败,剩下那一成……看天意。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。

    “粮草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将士们要操练起来,狠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尽快打探到此战的详实消息。”

    山得乌说道:“大相,唐军遮蔽了战场,更是遮蔽了周边,无法获得详实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淡淡的道:“不惜一切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战术在许多时候必须要为战略服务。

    众人都听出了一丝杀机。

    要开始了吗?

    禄东赞随即去觐见赞普。

    年轻的赞普坐在室内,平静的看着书。

    “赞普,大相来了。”

    赞普起身,微笑道:“大相来了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进来,行礼,“见过赞普。”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赞普和气的就像是邻家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有人奉茶,禄东赞颔首道谢。

    “突厥怕是撑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说道:“突厥一旦撑不住,大唐放眼四顾再无敌手。辽东平复了,连契丹都被扫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突厥难道敌不过大唐?”赞普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禄东赞微笑,“李治派出了被压制许久的薛仁贵,此人一旦出战,必然是侵略如火。阿史那贺鲁不再逃窜,正中了李治之意。一头饥饿许久的猛虎遇到了一头狼,那必然是吃了他。”

    赞普颔首,“如此说来,突厥此战之后将会衰落许久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禄东赞说道:“草原上的部族永远存在,只是衰弱或是强大,无法彻底剿灭。突厥此战之后怕是十年之内难以再度成为大唐的对手……他们需要修生养息,需要内部厮杀来决出一个首领。”

    “大唐少了一个对手,吐蕃失去了一个牵制。”

    赞普说道,旋即双拳紧握。

    禄东赞呵呵一笑,“赞普聪慧,臣很是欣慰。”

    赞普垂眸,“还是大相教导的好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笑道:“突厥一旦衰弱,大唐将会寻找下一个威胁。那就是吐蕃。从此后,不是大唐担心吐蕃侵袭,而是大唐迫不及待的等着吐蕃出击。”

    赞普说道:“吐蕃地处高处,大唐无法攻击,为何不能和平相处?”

    禄东赞微笑,“一个强大的势力不能空耗着。若是不能对外寻到发泄的目标,这些强大将会变成内斗的源头,无数吐蕃人会相互厮杀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前吐蕃也没有内斗。”赞普觉得这话有些忽悠自己的嫌疑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禄东赞点头,“若是吐蕃奉行和大唐友善的国策,那么此刻我们依旧会含笑看着大唐横扫八荒。可晚了。从大军第一次出击吐谷浑开始,吐蕃和大唐就已经撕破了脸。大唐不会容忍一个对自己抱着敌意,并时刻想着攻击自己的庞大势力,赞普,我们与大唐之间已然是你死我活的关系,这一点你不可弄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死我活吗?”赞普说道:“可大唐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是很强大!”禄东赞说道:“他们纵横八荒,无敌于天下。我们都小看了李治。”

    赞普点头,“当初李世民驾崩时,祖父令人带了书信去长安,倨傲的告诫长孙无忌等人不可欺凌怯弱的李治,可如今看来,祖父错了,长孙无忌错了,我们也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禄东赞说道:“这是一个城府颇深的帝王,他能忍耐,就像是一块不说话的岩石,沉默,但却永远都无法击破。当笼罩在头顶之上的乌云消散后,他就像是一柄锋锐的横刀,无坚不摧。看看,高丽没了,百济和新罗没了,倭国没了,契丹没了,奚族没了,在他的目光所向之处,大唐的敌人荡然无存。现在轮到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赞普叹息,“无法挽回吗?”

    禄东赞微笑,“赞普为何担心这个?吐蕃大军并不差,我们人数更多。另外……就算是暂时不敌,我们也能撤回来,扼守本土。大唐只能望而兴叹。”

    高原就是最好的防线,这给了吐蕃人极大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赞普点头,“如此大相准备如何做?”

    禄东赞目光中带着锋锐,“吐蕃要想有所作为就不能等。大唐在此战后将会厉兵秣马,李治的目光将会投向逻些城。赞普,将士们正在枕戈待旦,只等此战的消息传来,我将会带着大军出击……打下大唐的气焰!”

    他起身告辞,赞普把他送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看着禄东赞被人簇拥着远去,赞普轻声道:“吐蕃的命运啊!我却只能坐观。”

    身后,一个心腹说道:“赞普,外面有人说大相的儿孙们都在盯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赞普回身问道。

    心腹说道:“大相老了,还能支撑多少年?最多五年十年,可之后呢?难道把权力交还给赞普?禄东赞不会答应,他的儿孙不会答应……外面说,但凡做了权臣,要么就一直是权臣,一旦退却,帝王的报复将会无比惨烈。”

    赞普平静的看着心腹。

    “还有!”

    心腹精神一振,“说是赞普早有安排,到时让一个儿子成为大相,一个儿子成为大将,如此继续把控文武大权。”

    “大相必然不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赞普很平静的说着,但背负在身后的右手却抓住了衣袍,衣袍扭曲着,那只手的关节泛白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公主,大相来了。”

    文成放下手中的书,揉揉眼睛。

    “他来作甚?”

    “见过赞蒙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行礼后,微笑道:“臣已经准备好了使者,他将会带着最尊贵的礼物去长安进谏皇帝。他将带去吐蕃的忠诚和友谊,赞蒙可有书信要带回去吗?”

    文成淡淡的道:“我的书信上次使者已经带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笑了笑,“离巢的雄鹰也得回顾一眼巢穴,那里毕竟是生养它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这近乎于逼迫!

    文成淡淡的道:“我所有的一切都在吐蕃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起身,“如此也好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走了,侍女说道:“公主,你拒绝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使者去长安是代表着忠诚,但我知道禄东赞从不忠诚于谁。他还谈及了友谊,当一个对手和你说友谊时,你要小心他……”

    侍女说道: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文成说道:“禄东赞很反常……他想做什么?难道是想对大唐动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陈。”

    李晨东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可有发现?”

    陈武德蹲在火堆边做饭。

    李晨东说道:“大车不断向西边而去,我看了,应当是粮车。”

    陈武德翻着石板上的薄饼,突然一怔。

    “西边!西边……”

    他抬头,“西边是去勃律……禄东赞在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李晨东说道:“如此可得把消息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,确定了再说。否则咱们一句话就让朝中大军云集于安西,耗费无数人力财力……嗷!”

    陈武德的手按在薄饼上,薄饼都冒黑烟了,手指头戳破了薄饼,按在了烧的滚烫的石板上,也冒起了黑烟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薛仁贵回来了。

    大军在后,他率领数百骑轻骑而来,随行的还有阿史那贺鲁。

    距离长安只有五日路程时,阿史那贺鲁请见薛仁贵。

    曾经不可一世的突厥阿波罗可汗,此刻跪在薛仁贵身前说道:“我本是一条在草原流浪的野狗,先帝对我宽厚,我却*背叛了他。天神震怒,我焉能不败?听闻汉儿杀人多是在闹市之中,以儆效尤。我愿意在昭陵被处死,以向先帝谢罪。”

    薛仁贵手中拿着小刀削羊肉吃,良久说道:“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阿史那贺鲁浑身冷汗。

    随即有快马进了长安城。

    “薛仁贵凯旋,距离长安不足两日路程。阿史那贺鲁请罪,说先帝对其宽厚。朕在想,当年他就是野狗般的东西,先帝仁慈给了他两千帐,给了他大义,可此人却狼子野心……他恳请去昭陵谢罪,此等事可能献俘昭陵?”

    原先就献俘过一次昭陵,不过性质不同,那一次是显示大唐军威,以告慰先帝。

    这一次不过是一名敌酋而已,合乎规矩吗?

    宰相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这事儿……为了一个敌酋就去打扰先帝的安宁,这个不大妥当吧?

    许敬宗不忿,“陛下,古时大军凯旋都献俘于宗庙,擒获敌酋多献俘于帝王之前,没听闻献俘陵寝的。不过臣在想,献俘宗庙也是祭告祖宗,那献俘昭陵何尝不是祭告祖宗?先帝想来会欢喜不已。”

    李治的眼睛依旧模糊,但头痛好了些,他欣慰的道:“如此也好,兵部去一趟,礼部也去。朝中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着那些模糊的人影,说道:“上官仪去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一次积攒资历的重要活动。

    上官仪心中暗喜,“是。”

    武后说道:“兵部谁去?”

    李治看了她一眼,“让贾平安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到上官仪脸上的笑容僵住了,不禁大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李治笑着问道:“为何发笑?”

    同僚的糗事自然不能说,所以宰相们不语。

    但许敬宗却脱口而出,“陛下,听到赵国公也去,上官相公为之变色。”

    李治不禁莞尔,“为何如此?”

    许敬宗再度毒舌,“这一路去昭陵,还是献俘,想来上官相公会诗兴大发,可小贾在侧,他却只能一言不发,岂不憋屈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不禁狂笑。

    这个许敬宗啊!

    李治不禁想到了当年文德皇后的丧礼上许敬宗的表现。这厮见到欧阳询长得丑,竟然捧腹大笑,随后被检举揭发。

    这样的臣子有能力,还坦率,正是帝王喜欢的那种。

    而李义府……

    李治目光转动,看着那个模糊的身影。

    等宰相们走后,他才说道:“要注意李义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为何不是相公去?”

    秦沙觉得此事皇帝的安排有些问题,“上官仪难道还能震慑住阿史那贺鲁?”

    李义府坐下,有些疲惫的说道:“贾平安也去了。阿史那贺鲁见到他怕是会两股战战。”

    秦沙坐下,“相公,陛下的态度越发的冷淡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知晓,看吧。”

    秦沙回到了自己的值房里冥思苦想着。

    “帝后态度冷淡,想来和关陇覆灭有关。士族呢?”

    他想到了一种可能,“若是皇帝想留着士族,那相公就成了鸡肋。皇帝再无强大的对手,还留着相公作甚?飞鸟尽,良弓藏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笑了起来,“可士族却不甘心,连卢顺珪这等不出窝的人都到了长安,可见士族的决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了,如今新学蓬勃,士族倚仗的经学同样成了鸡肋,他们会惶然不安,担心不断衰弱,如此他们只有两个法子,其一是打击新学,其二便是尽量多的让自己人出仕,通过无数官员来影响朝政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此,皇帝必然要留着相公。”

    秦沙心情转好,随即回家。

    妻子杨氏在做饭。

    “阿娘如何?”

    秦沙进去帮手,把熬煮着羊肉的陶罐端下来。

    杨氏说道:“阿娘今日精神还好了些,只是身上瘦的,我扶了一把,全是皮包骨头。”

    秦沙神色黯然,“我知晓阿娘是在苦熬。”

    他弄了一碗羊汤,端着去了后院。

    张氏躺在床上,室内幽暗,她头发花白,脸颊深深的凹陷下去,眼眶同样如此,看着骇人。

    “阿娘。”

    张氏微微动了一下脑袋,挤出了一个微笑,“大郎。”

    “阿娘,喝羊汤。”

    张氏如今不能吃面食了,吃了不克化,所以家中多给她弄些鸡汤羊汤。

    “阿娘,我在羊汤里加了白玉豆腐,味道果真好,先前我都差点忍不住吃了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饿了就吃。”

    张氏笑道。

    杨氏过来把张氏扶起来,秦沙帮了一把,发现母亲的身上果然都是皮包骨头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吃了这个养身子,这是医官说的。”

    张氏坐起来,喘息道:“你怎地认识医官?”

    秦沙说道:“上次遇到过,就请了他饮酒,问了问。说是鸡汤羊汤都好,豕骨熬煮了也好。”

    喝完汤,秦沙出去,杨氏刚想收拾,却被张氏抓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张氏目光炯炯,“大郎可还在为李义府效力?”

    杨氏下意识的道:“没,夫君如今只是小吏。”

    张氏松了一口气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杨氏心中叹息。

    “大郎孝顺,他不舍我离去,我在还能盯着他,让他远离了李义府。若我去了,大郎怕是会毁伤过甚,我却不忍……”

    张氏深凹的眼眶里全是泪水,“这病啊!让我疼的厉害。晚上睡不着,白日觉着活着便是受罪。可我不能去呀!我若是去了,大郎会伤心到何等境地?痴儿,痴儿……你这般,让阿娘怎敢离去?”

    室外,秦沙站在侧面。

    阳光很好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一眼蓝天。

    近乎于贪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安!

    ()